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腿上坐着妈妈的屁股——番外篇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腿上坐着妈妈的屁股——番外篇
  话说上次我妈妈春桃和我堂哥虎子进树林溪水边缠绵了一天,日头都要落山了才回来,二叔二婶关心的问怎么回事,虎子就说迷了路在另一处看潮呢。  妈妈就半红着粉面,站在虎子身边低头揉搓衬衣角,乖顺的一声不坑,看起来真想虎子的女人了。  二叔和二婶大大喇喇的,也就没再多问,只有我知道怎么回事,可我啥也没说。  盛夏过去了,小镇一天一天凉快起来,女人们穿的衣服也逐渐加厚,露的肉也少了,妈妈也恢复了良家妇女的常态,每天在家里缝针线,等着男人回来。  对了,我妈妈春桃是家庭主妇,是不工作的,我家照常说是父亲打工供养。  随着秋天的到来,二叔也收获了,官运亨通,要调到县里了,县城离我们镇子挺远的,二叔二婶就商量着要搬家,一切都准备好了,可是虎子却梗着脑袋说不去。  二叔二婶没办法,只好交代给我家,“春桃妹子啊,我家虎子可就不想去县城呢,你说这个子是搞什么怪。”  嘿嘿,其实我知道,虎子是田里的野骡子,最不爱让缰绳管着,这回他父母调职,他最乐得一个人留在镇子里自由自在了。  可我那傻妈妈就不知道,还说:“虎子是恋乡呢,县城里没山没水的,也没朋友,让孩子在镇子里把中学念完吧。”  “那这小子还不放羊了,谁管他啊?”  “你们要是不放心,就让虎子住我家吧,正好小凯他爸出远门,家里还没个男人干活呢。”妈妈柔声细语的说着,腮边飞过一抹霞呢。  二叔二婶一贯大大喇喇惯了,就满心高兴的把虎子留到我家了。  他爹妈调县城去了,虎子这两三天却不知野到哪里了去,我却一直呕着气,饭也不吃,脸也不刷的。  妈妈就问我,“小凯,那天在你二叔车上,你都看见了。”  “是啊,虎子掀起你的裙子,给我看你那大光屁股呢。”我好不客气的说出淫话。  “虎子他坏,你别学他。”妈妈羞得脸通红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“我是你儿子,还是他是你儿子。”我急了。  “你别喊啊,其实妈妈和虎子早就好了,那天在车上,是妈妈想给他。”  “淫妇,在儿子面前露出大肥屁股给别人干吗?”我怒了。  “噫噫噫……”妈妈小声哭起来,“你知道妈妈也很羞吗,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,可妈妈是被虎子逼的啊。他逼我在你面前让他干。”  “他逼你就答应吗,还是你根本就喜欢他,让他欺负也喜欢?”  妈妈仰起头,两行泪水流下来,“小凯,妈妈是个不要脸的女人,对不起你爸和你,可说啥都没用了,女人一旦喜欢一个男人,就做啥都心甘的,妈妈就是这样,喜欢你虎子哥,真的,就咋也控制不住自己。”  “哼!”我肺都气歪了,索性甩开家门,出去了。  浪荡一整天,夜了,秋天的夜蛮凉的,我也饿的心慌了,只得又硬着头皮回去,虽然再不想见到那个女人,但毕竟那是我的家啊,不能就这么让给虎子。  还未到门口,只见妈妈屋子里灯亮着,是妈妈盘坐在床头上呢,这时旁边就还有个高大的人影,那一定是虎子了。  我悄悄溜到窗底,偷看他们在干啥。  那确实是虎子,一副吊尔郎当的样子,大咧咧走过去,从身后一把抱住传绸子睡衣的妈妈,两只手就揉搓那妈妈那一对儿饱满的乳鸽,一边巴基巴基的亲妈妈雪白的脖子。  妈妈像个怨妇一样泪水盈盈的,呻吟着:“坏种,这两天野到哪去了,你爸你妈去县城都不见你送一下。”  “送他们干啥,我满脑子就是我的春桃妈妈。”  “坏蛋,”妈妈发出一种很嗲的声音,“那你咋不来,到哪里野去了,是不是找别的女人。”  “没啊,一天到晚就想着你的白屁股。”  我听到这心里一哼,虎子这帮小流氓很喜欢玩女人,镇子里招花惹草的事大概没少干吧,这会却在我妈妈面前甜言蜜语。  妈妈却就喜欢听,转过身把脸蛋贴在虎子胸口上,“我是大妈啊,你是我侄子啊,侄子怎么可以想大妈的白屁股,呵呵……羞……”  “咋不行?”虎子看妈妈的骚样受不了了,紧紧搂着妈妈,一只手伸进睡衣下摆里摸妈妈的屁股,“我的骚货大妈,没穿内裤,光溜溜的一颗大屁股呢。”  “傻样,谁叫你不回来,人家想你,就故意不穿。”  “想我什么?是不是想我操你的大白屁股?”  “坏……,嗯——,不是……”  “那是什么?”  “呵呵,不说,就不告诉你。”  “说,别以为是我大妈我就不敢打你。”虎子已经撸起妈妈的睡衣下摆,露出那肥美的母性十足的大屁股。  “嗯,打啊,侄子打大妈喇,我就喊啊。”妈妈撒娇一样的说着,屁股和腰肢款款扭动起来。  “骚货,几天没见你侄子,屁股发痒了吧,看我怎么打你淫荡的大屁股。”  说着把妈妈肚子横放大腿上,让雪白的屁股撅起来朝着天,那两团雪腻丰软的臀肉,在日光灯下熠熠生辉,光溜溜,颤巍巍,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淫靡味道,那是来自密穴的淫液和来自屁眼的淫香综合的味道吧。  看那若隐若现的密穴穴口,已是烟遇朦朦湿淋淋呢,那娇嫩可怜的小屁眼,似乎都湿润了一点,感受到男人视奸的妈妈的小屁眼,娇羞的一吐一缩呢。  “骚货,母猪,看你的大白屁股,还有你的骚屁眼儿,真是欠打,我今天打烂你这个淫荡的屁股。”虎子很很说着,大大巴掌向妈妈的雪白屁股落下去。  “啪、啪”虎子的巴掌又大又粗糙,又有劲,落在妈妈粉嫩的屁股肉干脆有声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妈妈杏眼含情,满靥羞红,屁股上每挨一下,喉咙里就发出了淫靡绵长的呻吟。  “打打,惩罚你,骚熟的屁股,春桃妈妈的屁股,是我的财产,是我的。”虎子抡起巴掌,更往下打,越来越狠,毫不留情。  妈妈的娇吟也越来越浪荡,不一会儿,妈妈原本雪白的屁股蛋儿就变得微红了,再过一会儿,就彻底通红了。雪白的大腿衬托下,淫美的屁股散发着淫欲的魔性。  黑夜就这样白了。  虎子搂着妈妈在床上睡的很香,不一会,虎子先醒了,就舔着妈妈的奶子,妈妈也醒了。  “虎子,大妈要做你的女人。”  “傻瓜,你早都是了。”  “虎子,为了大妈,你会好好学习吗。”  “我会的,我要养你一辈子。”  “那你要听大妈的话,今天好好去上课,不许在旷课了,晚上回来,大妈还让你打屁股。”妈妈脸陀红着。  虎子却坏坏笑着,手里从床边拿出一个注射器,把冰冷的金属口插进妈妈的屁眼里。  “啊……好凉,那是什么?”  “那是我去上课的时候,代替我安慰你的东西啊。”  “啊……好凉的液体啊……不要啊……人家的屁眼……”  在这个淫靡的清晨,妈妈的屁眼吃着那个冰凉的金属口。  妈妈泪水都流出来,但她是幸福,因为她在为心爱的少年付出。  “虎子,大妈是你的女人……”